搜索
月下李说(网名)李宏志(实名)的头像

月下李说(网名)李宏志(实名)

网站用户

散文
201911/06
分享

007真人007真人

在我看来, 雨是一种最容易生情的东西。它在天上是云,云里浮着满满的小水珠,水珠儿飘呀荡的,你撞着我,我抱住了你,终于拥抱成一滴大水珠,浮不住了,便从天空中往下落。

落也不是直线的,随风而去,有斜着身的,有转着圈的,也有打着滚的,像雪花一样漫天飘舞的。因为它透明,又小的让人看不见,它在空中究竟是雨花还是雨珠呢!真就说不准了。

可它落到地上的任何一个东西上,再往下落,就成了一颗水珠。这珠儿是圆圆的,落下的那一瞬,就拉出一个尖尖的尾巴,滴答儿一声,掉到了地上,即刻成花。

这花,你随意去想,想它是个什么样子,它就是什么样子。我常常盯着车顶上的玻璃天幕,看那千姿百态的雨花,想象它是石头变的,几乎每一个雨珠都有碎砾石的形象。可它落在土地上,却是长满细毛的花。我就感叹人类的大脑怎么会这般笨拙,连一滴水珠的变幻都弄不明白。

很小,我对雨的情趣就大。别人下雨躲在家中,我却坐在屋檐下,或冒着细雨去散步,看那雨水飘落在院里的桐树上、椿树上,花园里的木槿花和石榴花上。所有的树叶儿都变得沉甸甸、光亮亮的,那里的绿就很重,很厚,像喝足了水的鱼儿,浮在绿色的水面上小憩一样。

只要没有风,就能看到雨珠儿在绿叶上慢慢地滚动,朝着叶尖爬去,很快,叶尖上就挂起一颗亮晶晶的珠子。那里面光彩熠熠,像万花筒一般映出周围的世界。

噗儿一声,珠子离开了叶尖,往下,不管有多远,都掉在地上的某个角落,或许落在下面的树身上、窗沿上、雨伞上。雨珠子一定是碎了,溅出一个个更小的雨珠,浮在那里,重新聚集。

屋檐上的水珠,总是带着天上的光亮往下落。落在屋檐下的一片水洼中,嗒儿一下,水面就开了花,极圆的一圈波纹,迅速扩大,又快快消失。有时,居然打出一个水泡儿,浮在水面上,慢慢滑行。

这是水珠儿建造的小屋么!半透明状的水罩,面上有光流动,里面就住着幼小的水珠儿。它们在那里干什么!戏弄玩耍吗!弄得太厉害了,小屋就让它们弄破了。

也总是这样,小屋没持续多久,便一个个的破碎,成了一洼雨水地。

雨珠在天上是成团的,是一朵一朵的白云,落到了地上,便散乱成珠。最终渗入地下,积聚成河、成江、成湖泊和海洋。

那么,哪里才是它们真实的形象呢!是滚滚的河流,平静的湖泊,波浪滔天的大海还是轻轻飘撒的雨珠!

       雨儿最动人的情境,多半在荷塘里。细细的雨像扯丝似的从天空中下来,缠绵在荷塘中。荷叶永远是亭亭玉立的,荷花儿粉粉,俏立在荷叶上,像一个个粉黛淡妆的玉女,披着粉粉的纱,半裸着玉体,让人的想象永无止境。

荷叶上总是浮着一团水珠,在叶心里摇晃,叶儿随风轻摆,雨珠开始滑动,滑出一条细细的银线,那颗大大的、如水银般的珠子,叮咚一声,落进荷塘里。

荷塘上有着成片的绿藻,翠翠的绿面便是一簇簇的小叶儿,那种绿是鲜活的,在雨水中跳跃着绿色的火焰,像在燃烧,在冲击着人的视觉,燃起人心中最为柔情的东西,人就被它陶醉了。

有鱼儿在水面上游动,一颗雨珠儿落去,鱼便卜儿卜儿地吞下。那是天上的水珠,是充满阳光的珠子,鱼也是喜欢阳光的,它把阳光带到深深的塘底,泼撒在荷叶下的淤泥里,才使得泥中的莲藕生出雪白的肌体,长出个个如仙般的荷花。

雨珠在荷塘中滴答,这儿一声,那儿一点,鱼儿甩尾,绿蛙呱呱,偶尔游来一对小野鸭,虽说静静的浮动,却惊扰的鱼蛙们噗通乱跳,荷塘上就全是水花溅起。

雨中的荷塘永远是一个音乐的故乡。入静的时候,才能听到雨丝沙沙的落叶声。

       一座原始状的桧木森林里,雨雾在林子的上端浮动,看不清树冠上的叶子,却能感到细微的雨丝凉凉地落到面孔上、发丝上和眼睫毛上,能看清一个圆圆的小水珠。

透过这个晶体,视界中全是潮湿的绿。那绿在树上,苔鲜样的东西,也在树根上,像一条条绿蛇在山地中缠绕。雨珠让它变得鲜嫩光滑,人的脚总是站不住,总是老打滑甚至摔跤。

森林里的雨雾总是在飘动,时儿往上漫住林梢,时儿沉了下来,弥漫着山道,山路上的青石湿漉漉的。雾气里的水珠就特别活跃,它在这里自由的让人讨厌,总是跟着人的脚印往前走。走出这片雨雾,人身都是潮湿的,能摸出一手的水来。

林子里有着一面湖泊,如明镜一般,湖水居然是青蓝的。湖面上弥漫着一缕一缕的水雾,像蒸腾着的云气,没有一点声音,静如死寂,只有云在动。

突然,从一棵大树上跑来一只松鼠,黄黄的,背上有着深色的条纹,那是一只花栗鼠。它躲在树下一块石缝里,露出那个机灵的小脑袋,静待了半刻,这才跳出石缝,匆匆忙忙地跑到湖边。

湖边有草,它躲在草丛里,舔起了湖水。水面就裂开了一道纹线,这纹线像花,一圈又一圈地绽开了去。一切都没有声音,湖水静静的,雨珠儿也是静静的,雾气在动,却没有一丝声息。

这座原始森林让人想到没有人类的世界,那种寂静令人心怵。

       大山里的雨,是很奇妙的。最初的雨云是从山谷中飘浮出的,慢慢上升,没到山顶,云便不见了。在山的另一边,又冒出一团云来,一缕一缕地扯出云絮,渐渐,云团增大,遮住了山脊,又遮住了整座大山。白云开始发青变暗,山谷就阴暗下来。

有山风在吹,风里带着潮气,接下来的风,就夹带了凉凉的雨星,一个又一个的往人脸上落。很快,雨雾弥漫开来,灰蒙蒙一片,眼前有了雨线,一切都在雨中跳跃。

树叶儿在雨里闪起绿光,草叶被雨珠敲打的跳跃不止,山毛草的苇花上缀满了透明的水珠,山石明光光,石间的小溪越发喧叫起来。它们是兄弟情深,雨珠由天上下来,与地间的溪水欢聚,那有不喧闹的。

这时的鸟儿就不叫,静立在树杈上,羽毛上扑满了水珠,它时不时用那尖尖的嘴儿去理,像发泡似的抖落全身。偶尔鸣叫一声,那声音很清亮,像被山雨浸洗了一般。山鼠不在乎山雨,在草丛中穿来穿去,只是停下时,不住地洗脸。

山中的雨境是丰富的,情节是有趣的,然而却短暂。正在欣赏的兴头上,雨就住了,似乎那些散乱的雨珠子一下就被收了回去,又变成一朵一朵的白云,飘浮在半山中,形成一幅幅虚虚实实的山水墨画,如仙境一般空灵而美丽。

这种美丽非人类能够创造,但人类可以用笔墨文字赞美,从想象达到艺术的境界。进入艺术的雨境,一定充满了人类的情感,这种情感可以把美推向极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9.10. 西安
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