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路来森的头像

路来森

网站用户

散文
201911/07
分享

007真人007真人


路来森

在我第一次端详那块“草地”的时候,一点也不觉得它大;觉得它,简直就是一小片,或者根本就只是一簇“草地”。

几种不同形状的草,杂乱地生长在一起。这些草,都是一些常见的草,我大多都能叫得出它们的名字:最莹目的,是贴近地面,叶片肥胖的三丛宽叶车前草;环绕在车前草周围的,则是一束束草地早熟禾,禾草棵的中心,已经长出长长的禾穗,静静地挺立在那儿;不远处,几棵蒲公英,花期已过,花柱上,却依然缀着苍黄的花蒂,花蒂左倾,仿佛是故意留出一些缝隙,让人们向远处瞭望;“草地”的最远处,为其它草木遮掩着,依稀可见的是几株虎儿草茴芹……

当然,也许还有更多的杂草,只是太过细微,我难以辨认出它们。

草木,很静;“草地”,亦是很静。静出一份,优美和典雅。

尽管只是一小片“草地”,不过,我依旧喜欢这块“草地”:我喜欢这种杂草的“杂”,这种“杂”,体现的,恰好是自然的一种和谐;我更喜欢这块草地色彩的丰满、温润,有一份,生命被缓缓浸透的感觉;还有,它那份宁静的优雅。所以,后来,我就干脆将这块“草地”,挂在我书房的墙壁上。

日日相望,闲暇之时,我反复地端详、揣摩着这块“草地”,而每一次“端详”,都是一次细节的深入,都是一次心灵的放飞,一次灵魂的回归和洗涤。

一些杂草的根,就裸露在那儿,裸露在淤泥中。你能看到草根上,那些黏稠的黑色泥土;这样一种色彩的泥土,就告诉你:这块土地,是异常肥沃的。泥土中,仿佛贮积了饱满的水分,随便踩一脚,都会泥水四溅;泥土的粘稠,散发着多年沉淀的土腥味,一阵阵向你扑鼻而来;附近,也许就是水塘,或者河流了;水,正慢慢地浸入“草地”中,滋润着杂草的生长。

难怪,草地上的草,都生长的如此茂盛?

 “草地”上的光线,异常明亮;远处,白光晃晃,那亮度,有一种燃烧的感觉,你能感觉到,热空气在“草地”上流淌,正狠狠地刺激着草木的生长……时间,应该是中午,或者接近中午吧,空气中水汽,似乎在蒸滕着,缓缓地、静静地,以一种优雅地姿态,将整块“草地”氤氲着。凝神之下,你能感觉到,整块“草地”,都在膨胀;能听到草的呼吸声,土地的沉吟声;一株株草,正在远行,在视野中,向极远处扩张下去……一种生命勃发的力量感,更是溢满了草地。

这个时候,你就应当明白,这一小片“草地”,实际上就只是“草地”一角;大片的草地,就在“延伸处”,就在那光线的苍茫处,无际无涯……

也许,这里面,还存在着一种预示:预示着时间与空间的无限性,生命的茫然性。

我喜欢“草地”上的那些杂草:车前草、草地早熟禾、蒲公英……这些草,真是熟悉极了;它们,每每会把人,引向童年,引向纯净明媚的乡村。

车前草,生长在路边,也生长在水边。在我的家乡,生长在路边的车前草,人们叫它“路辙籽”,生长在水边的,则叫它“水辙籽”,似乎都与“车辙”存在着某种关系,那是一种行走的暗示。“路辙籽”,羸瘦,但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,它不怕碾压,似乎越碾压,其生命力就越强。倒下了,还会再挺立起来,一副永远不屈的样子。凡有人行路的地方,就有“路辙籽”,故而,乡下人又赋予路辙籽”:“路旁草”、“旅人的脚”等多个名称。“水辙籽”,水嫩、肥胖,那块“草地”中的车前草,应该就是家乡的“水辙籽”。“水辙籽”可食,那时候,我们常常跨上竹筐,到河边拔取“水辙籽”;回家后清水洗净,整棵地放入锅中,加入豆粉,熬制“水辙籽豆腐”。熬熟的“水辙籽豆腐”,入口滑嫩,清香四溢,美味极了。

成熟的车前草,草心,会窜出一条老鼠尾巴样的穗状花序,最后结出一串饱满的草籽,密密集集的,簇拥成一份多子多孙的喜气。

所以,在我的家乡,一些地方的女子,就因此,以车前草来占卜,预测自己未来的爱情,自己未来的生育情况。很是赋予了车前草一些情欲的意味。

但对于我来说,看到车前草,想到的更多的却是“路”,村庄,曾经的,向外走出的那一条条土路。路边,长满车前草……

草地早熟禾,则更让我想到某一条河流,比如,我的家乡的白浪河。

因为草地早熟禾,最喜欢生长在水边。小时候,白浪河的滩地上,到处都是草地早熟禾。瘦瘦高高、青青碧碧,却又极其柔软滑嫩。那时候,一进入夏天,几乎天天都会到白浪河中嬉水、洗澡;浴罢,即躺在河滩上,躺在柔滑的早熟禾草地上。

晚霞照在草地上,眯眼望去,弥目都是绮丽……

多年之后,我每当回忆起白浪河沐浴的情景,仰面躺在草地上的情景,就禁不住想到“赤子”二字:肉体的干净,心灵的纯净,思想的单纯明净。

奔跑,追逐着蒲公英散开的花絮;前面,是无边的田野,仿佛永远也不会有尽头。蒲公英的花絮,一直在飞,随着风,也许根本就没有风,但它还是飞……就这样,仰着头,一直追下去……

这样的情景,多少年后,人都变老了,却还是常常在回忆中,在梦境中。

蒲公英,注定是一种会飞的草,会给人带来飞翔的梦的草。在梦中飞翔,生发出飞翔的梦。

车前草、草地早熟禾、蒲公英……那块“草地”上所有的草,我都喜欢。那块“草地”,就是阿尔布雷希特·丢勒的《大片草地》;当然,挂在我墙上的,只是一张印刷品。

有人说,丢勒的《大片草地》,是天堂里的草,充满了作者,对大自然的“敬意”和“关切”,是一种全新的对待大自然的人文主义态度。

这一些形而上的表述,让我疲劳。我喜欢的是:我在丢勒的“草地”中,找到了自己的“草地”;我在“自己的草地”中,又重拾了自然、纯真,和对美好的向往……

 


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 [登录] [我要成为会员]